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恶欲之源 第三十四章 曾宝仪

时间:2018-05-16
真想不到竟这么容易得手,由于有孝慈这位贤内助,我只不过用区区一块哥罗芳手帕,便已成功将曾宝仪弄晕地上,并随即抬上货车,驶往我位于台湾新增设的行宫。
  那是山区一栋三层高的别墅,只不过又有谁会想到将有无数的美媚将会在此受尽姦淫凌辱,而今夜的女主角当然就是曾宝仪小姐了。
  也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宝仪缓缓的醒过来,张眼细看,眼前是一片陌生的天花板,宝仪想揉弄一下发麻的四肢,不过随即已醒悟到自己被大字形的被紧紧地绑在台上,尤幸的是身上的衣服仍整齐地穿在身上,证明自己并未在昏迷的期间受到侵犯。
  不过宝仪的庆幸恐怕只能维持到这一刻为止,其实我仍未干她的原因只不过是我不喜欢干一条昏睡中的死鱼,我要身下的美女在我的姦淫下叫得声嘶力歇,面容扭曲,最后硬生生地被我送上高潮,才将精液射入她们那玉洁冰清的子宫之内,而不是发洩在一具人形抱枕之上。既然宝仪已回复神智,那么亦即是姦淫她的时候了。
  我打了一个手势,在操控室一直监视着这房间的孝慈随即开动按钮,令房间内的七部摄影机同时将镜头集中在宝仪的身上,準备捕捉待会她受辱时的每一个珍贵片段。
  待準备就绪后,我才淫笑着走入了房间之内。笑声引起了宝仪的注意,被紧绑在桌上的少女已紧张地问︰「你到底想将我怎样?」不过我当然不会回答这种蠢问题,只不过忙碌地脱着身上的衣服,算是给了宝仪相应的回答。
  果然宝仪随即已面色大变,哀求道︰「不要过来,我给你钱,求求你,放过我吧!」真想不到宝仪也会说出这种蠢话,我随即淫笑道︰「你以为给我钱我便会放过你可爱的小穴了吗?告诉你,我今夜一定会好好餵饱你的,到时你便知道什么叫欲仙欲死了。」
  宝仪知道最后的希望落空,只得猛烈地扭动挣扎,同时拚命地呼叫着,希望有奇迹的发生。不过这恐怕是白费气力了,我重重地一记耳光掴在宝仪的脸上,双手已同时抓上了她的衣领,并把宝仪的衬衫撕成了地上毫无意义的布碎︰「你尽量地叫吧!待会我干你时你想不叫也不能。」
  宝仪的双眼流出了屈辱的泪水,身体同时感觉到紧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的双手已穿入自己的胸围之内,用力地揉弄着自己的乳房。
  不愧为享誉东南亚的美乳,宝仪那双足35C的乳房确不足以一手来包容,雪白的乳肉不单柔软度高,而且弹力十足,更难得是宝仪的一双乳头仍然是粉红色的,在我所操过的女人之中恐怕就只有朱茵及得上。这样的极品叫我怎捨得不大玩特玩?我一手扯脱了宝仪的乳罩,随之已猛烈地吸啜着宝仪的乳头,并不时咬噬着她雪白的乳肉,令宝仪徘徊在痛苦兴快感之间。
  哭叫、扭动,一一都无际于事,宝仪只感到男人一下一下的下流地吸啜着自己的乳房,并不时将齿印烙在自己的乳房之上,而更令宝仪羞耻的是,自己的乳头已在男人的吸啜下不知不觉地硬直了起来,同时阴道间更开始分泌出下流的汁液,证明了自己的身体在男人的狎玩下开始生出了老实的反应。
  我感觉到宝仪的乳房更加充实饱满,而且两边的乳头更在我的攻势下硬涨起来,由于我流在宝仪乳房上的津液,令宝仪的一双美乳变得湿淋淋起来,同时被我摧残得通红的少女乳肉更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牙印。我轻轻拉脱了宝仪的短裙,令宝仪那双诱人的大腿与雪白的内裤尽情地暴露在空气之中,我更留意到宝仪内裤中间位置的一大片水迹,于是用手指按在水迹之上来回扫抹。
  「这么快便湿了吗?我的功夫是不是比子佼兄的更高明?」扭动中的宝仪不断摇头否认,也不知是否认湿了还是否认我比黄子佼更厉害,不过随着我更用力地按在宝仪内裤上的水印中央,宝仪的摇头顿时化作了猛烈的呻吟。
  宝仪雪白的内裤随着她甜美的汁液慢慢地转作了透明,展露出少女紧合着的肉缝,我不时以中指来回磨擦着宝仪敏感的肉缝,同时玩弄着少女的阴蒂,令宝仪的呻吟声越叫越响亮。我重重地按在宝仪的阴核上,强大的刺激令宝仪张开了小嘴喘息,我把握机会吻到了宝仪的唇上,同时粗舌已直捲入宝仪的唇内,强姦着少女的口腔,蹂躏着宝仪的香舌,一边吸唆着宝仪的香津,同时将我的津液沿着与宝仪交缠着的舌头濯入她的小嘴之内。
  我离开了宝仪软滑的香唇,透明的丝线在我们的双唇间淫秽地拉开,我一下子扯碎了宝仪身上最后的一点衣物,令宝仪全裸地绑在桌上,等候着受姦污的命运。我调整着台脚的位置,令宝仪的双腿慢慢成一字马的拉开,双腿过份的张开令宝仪不由自主地拉开了紧合的肉缝,顿时令阴道内一阵凉快。令宝仪知道自己的禁地已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男人贪婪的目光之下,宝仪随即羞得合上双眼,不愿再看着事情的进展。
  「我要你张开双眼好好看着这家伙进入你的体内。」
  宝仪知道男人要彻底粉砰自己的自尊,只好再次睁开眼,冷不防被眼前的景像吓了一跳,虽然宝仪早已不是处女,但却从未见过眼前般足足十寸长的强大阳具,一想到如此巨大的家伙待会便会进入自己娇嫩的体内,宝仪已不禁不安的按动起来。
  我看到宝仪的神色,已明白了她的心中所想,淫笑着道︰「待会我的宝贝便会一寸一寸地插入你的体内,我一定会逐少逐少地进入,彻底强姦你的每一寸肌肤,令你的身体深处永远留下我给你的烙印,到最后令你变成渴望被我抽插姦淫的性奴隶,永远臣服在我月夜奸魔的胯下。」
  宝仪直到现在才知道一直姦淫着自己的男人原来就是月夜奸魔,不过还未弄清楚念头,宝仪已发觉自己原本凉快的阴道口已被一支火热的巨棒所抵着,宝仪一想到抵在自己阴唇间的是男人火热的龟头,已不禁用力地扭动着娇躯挣扎,希望阻止男人的进入。
  不过就算宝仪如何竭尽全力,她的扭动只不过限于上半身而已,我的双手早已紧按在宝仪的大腿之上,阻止她下身的扭动,同时将火热的龟头紧紧的抵在她那被迫张开的阴唇上,并借宝仪的扭动磨擦着她的肉缝。剧烈的运动令宝仪早已香汗淋漓,可惜仍不能逃脱男人的魔掌,令宝仪明白到遭受强姦恐怕是早晚的事而已,果然阴道随之传来一阵火辣的撕裂感,充实的感觉令宝仪明白到男人的阴茎已开始进入自己的体内,正式开始被姦污蹂躏的恶梦。
  我将龟头紧紧抵在宝仪的阴唇上,乘着她的一个气力不继,阴茎已慢慢挤开了宝仪的肉缝,逐少逐少地插入宝仪的阴道之内。看到宝仪被姦淫的痛苦表情,更令我生出了无上的快感,虽然宝仪早已不是处女,但一来她也不是经常性交,二来她的身体亦非常娇小,相对下令她的阴道亦仿如处女般的紧窄,令我的进入工作相当困难,加上宝仪的不合作,更令我的插入变得加倍困难。
  不过强姦这一件事,就是女性越反抗,乐趣便越大,我尽力紧压着宝仪的娇躯,感受着阴茎不断挤开了宝仪的阴道肉壁,深插入她的体内深处,强姦着她的每一条神经,姦淫着宝仪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直到火热的龟头已狠狠地顶在宝仪的花心上。我满足地压在宝仪的身上,享受着成功进入的快感,体会着宝仪紧窄的肉壁正夹紧我强行入侵她体内的阴茎,品嚐着宝仪的阴肉正一丝丝缠绕着我的肉棒,不断地吸啜套弄着。
  我轻轻吸啜着宝仪的耳珠︰「感觉到吗?我已顶到你的尽头了,是开始真正强姦的时候了。」也不待宝仪作出反应,深入少女体内深处的长棍已缓缓的抽出了少许,再重重的轰插着宝仪的花心。一瞬间宝仪明媚的双眼再次哭出了泪水,『自己终于被强姦了。』唯一的念头随着男人的肉棒一下又一下的轰碎了宝仪最后的自尊,宝仪只感觉到男人的肉棒不单止轰在她的阴道内,同时也轰在她本应纯洁的心上,令她只感觉到自己正随着男人的强姦狎玩行为而变得肢离破碎。
  不过宝仪可弄错了一点,就是她本身并不是石女,随着我一下又一下猛烈的抽送,宝仪那属于女性身体的本能亦同时被我挤了出来。一丝又一丝的爱液渐渐如潮水般涌出,令我的抽插加倍顺滑,娇嫩的阴道肉壁似不堪快感的折磨,开始不停用力地夹紧我的肉棒,而少女的身体更慢慢转变成发情的粉红色,而本来只懂得哭闹求饶的宝仪更开始发出了淫声浪叫,证明我要征服她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
  我重重抽顶了几下,龟头每一下都準确地刺在宝仪的花心上,不堪刺激的宝仪随即被我硬生生送上了高潮,只见宝仪弓起了雪白的粉背,用她那软滑的大腰紧紧夹着我的腰际,并发出了像征洩身的哀叫呻吟。
  看到宝仪老实的反应,我不禁大笑起来,双手已同时揉弄着她那一双丰乳︰「才五百下就已经高潮了吗?我刚开始奸你时不是要生要死的吗?正场现在才开始,待会我保证你会爽得死去活来,完事后恐怕你连站立也成问题。」说完也不待宝仪的反应,怒热的火车头再次展开了密集的活塞运动,试探式的不断抽顶着宝仪阴道内的每一个角度,找出宝仪的G点与及身上的每一个敏感带。
  阴茎在无意中撞着了宝仪体内的一个小突点,轻轻的刺激竟令宝仪二度攀上了高潮,在宝仪兴奋的挤压下令我知道终于找着了,也不待宝仪的高潮退去便已立即用我那硕大的龟头狂轰着宝仪的G点。一瞬间,强大的快感刺激令宝仪像被人用盐洒落在伤口之上,张大了小嘴想呼叫,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手脚却同时被刺激得痉挛起来,我不放过宝仪似的深深吻在她的娇唇上,仔细吸啜着她的两片唇瓣,下身则忽轻忽重的刺激着宝仪的G点,那种触不着痒处的痛苦却比刚才的狂抽猛插更令宝仪吃不消,折磨吞噬着宝仪的神智令她开始扭动着腰肢,迎合着我的抽插,以挤取更多的快感。
  我却偏不让宝仪如愿,重重的抽顶了几下之后完全停下了动作,只让阴茎仍停留在宝仪的体内,任由她以阴道紧夹套弄着,自己则只用双手揉弄着宝仪的乳房,继续挑动着宝仪的情慾。孝慈在我的示意下将工具车推进了房间之内,我从箱中取出了幼长的银针,以酒精燃着的火光烧毒着,而孝慈亦配合着我的动作以酒精为宝仪的乳头烧毒,我待孝慈工作完毕,已随即以双指紧紧夹着宝仪的左边乳头,银针轻轻抵着那粉红色的突起点,以银针慢慢贯穿。
  剧痛令宝仪一下子由情慾的漩涡中醒过来,猛烈地挣扎扭动着,可惜却敌不过从上而下紧按着她的孝慈,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银针贯穿了她的乳头,并带出那点点的血花。
  我将一个小银环扣在银针的末端,随着银针的拉过,将乳环紧扣在宝仪的左乳头上。随即已将另一支银针插入宝仪的右乳头内,重覆着之前的动作。
  我得意地轻轻拉扯着刚为宝仪穿上的乳环,问︰「痛吗?」
  只痛得一双乳房几乎麻痺了的宝仪,除了点头也做不出第二种反应。既然痛的话,我当然要帮她止痛,二话不说阴茎已往后拉弓,再重重的顶回宝仪的花心间。由于之前的一大轮前戏,宝仪身上的性慾早已被我一一开发,再加上穿环时的剧痛,令宝仪的阴道间加倍敏感,才三招两式间已令宝仪高潮叠起。
  我轻轻吸啜着宝仪的耳珠道︰「看你这淫蕩的样子,你似正被我强姦吗?」宝仪顿时羞得面红耳热,无奈却停不下口里的呻吟,我淫笑着再一次揉弄着宝仪的乳房︰「对了,叫一、两声甜美的让我播给曾志伟看,让他知道他的女儿原来这么淫,这么蕩。」宝仪苦苦哀求︰「求你不要再说了。」却换来我更大力的一轮猛顶,令宝仪的哀求再一次化为呻吟。
  看着数度高潮的宝仪那欲仙欲死的样子,也是时间给她纪念品了,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彻底摧残宝仪仅余下的尊严,于是问道︰「我要射了,你準备好了吗?」
  我故意加强了力度,令宝仪只能喘息着点头。
  「那么你求我吧!」接着在宝仪的耳边说出了一大段的句子。无耻的字具令宝仪面红耳热起来,迟疑着说不出口,我却随即停下了动作,身体的快感突然终断令宝仪抛下最后的自尊,哀求道︰「不要停!我说了……」
  我满意地重新开始抽插,而宝仪亦一边呻吟,一边道︰「亲爱的主人,求你用你的大鸡巴干死我这淫娃,插死我这蕩妇,奸得我欲仙欲死,再用你宝贵的精液,填满我淫秽的子宫,让我为你怀孕,令我成为你彻底的女人。」
  听着宝仪淫秽的说话,我满足地将抽插推上了最高峰,一口气狂抽了五、六百下,再重重的直插入宝仪的阴道尽头,对着那成开合着的娇嫩子宫口,一口气将体内的慾望尽情地发洩出来。包含着无数小生命的奶白混浊精液全打入宝仪那急需填满的子宫之内,充实内里的每一丝空间,然后才满满的由宝仪的子宫口倒流而出,沿着阴道、阴唇,再由宝仪那雪白的大腿,缓缓的流落地上。
  宝仪虽曾有过性交的经验,但也是第一次被男人直接射精入体内,只感到像岩浆般灼热的体液一瞬间由男人的阴茎爆发出来,彻底填满了自己本应贞洁的子宫,再慢慢的变得冰冷,令宝仪明白到自己的身体已被男人的精液所沾污了。
  我缓缓地爬离了宝仪那香汗淋漓的娇躯,阴茎自她那被我奸得红肿的肉洞内抽出,改以食、中二指轻插入宝仪的阴道之内,确认内里是否满载而归。我以指尖轻挖着宝仪娇嫩的阴道肉壁,然后缓缓搅动着指头,令手指沾满了宝仪阴道内的各种液体,最后才满足地抽出了湿得发亮的双指,上面早已布满了我早先注入的精液与及宝仪的爱液,于是我将手指改为抽入宝仪的小嘴之内,将手上的液体尽数抹在宝仪的小香舌上。
  而我的助手孝慈亦早己清楚了解我的强姦惯性,于是她扶起了软弱无力的宝仪,并将她摆弄成后背位的体位,可怜宝仪仍沉醉在高潮的余韵里,一点也察觉不到自己可爱的小菊花已成为我紧接下来的目标。
  我将肉棒在宝仪的肉缝间轻轻磨擦,令炮身尽量沾上宝仪源源不绝的爱液,而孝慈亦顺手在宝仪的左右两边乳环上各挂上一具小铃,为宝仪待会的呻吟加上一点伴奏。
  早已湿润发亮的龟头缓缓离开了宝仪甜美的鲍鱼,慢慢的向上爬升,最后终于抵在宝仪的菊穴上,宝仪终于察觉到危机的迫近,已不禁娇呼道︰「不要!那里不行!」
  不过我早已快一步的抓着宝仪的香臀,将那十寸长的人间凶器重重地硬插入宝仪的后庭之内。
  无尽的痛楚充斥着宝仪体内的每一条神经,剧痛的她只能顺着我的动作前后扭动着身躯,令挂在她乳环上的小铃不断发出清脆的铃声。我察觉到龟头上的点点血迹,后面果然仍是完装货,也不理宝仪正痛得死去活来,只顾着不停猛烈抽插发洩着体内的性慾。
  我再一次吻上宝仪的耳珠,双手一上一下地玩弄着宝仪的乳头与阴蒂,挑动着宝仪的情慾;而另一方面,孝慈亦同时将一支沾满催情药的电动阳具深深地插入宝仪的阴道内,誓要令宝仪在我的肛交下达到高潮。从宝仪越来越热的体温,令我知道她已接近高潮的临界点,果然在猛烈春药的荼毒之下,宝仪终于都被我的强行肛交送上了高潮。
  宝仪那因极度快感而痉挛的括约肌用尽余力去夹紧我那猛烈抽送着的肉棒,并同时为我拉下了高潮的扳机,我却不愿将宝贵的精液浪费在宝仪的屁道之内,于是马上抽身将面临爆发极限的肉棒抵在宝仪的俏脸之上,并任由一波波的精液雨点般打落在宝仪的面上,彻底羞辱着这被我摧残得半死的美女。
  孝慈轻轻地抽出深入宝仪体内的电动阳具,仍不停转动着的炮身早已布满了宝仪的甜美爱液,而且量多得不停的滴落地上。不过宝仪满足了可不代表我也满足,面对如此美乳不来一下乳交实在是浪费的行为,于是我也不理宝仪仍有没有神智,已强行将她再一次反转过来,并将她那一双丰乳硬挤出一条人见人爱的深沟。
  而我的阴茎亦同一时间钻入这大峡谷之间,不时来回穿插着,享受着宝仪柔软乳肉的按摩。硕大的龟头同时撞击着宝仪的小嘴,希望同时享受乳交与口交的快感,宝仪努力的扭动着颈项,希望躲开眼前的奸虐,不过经验丰富的我已先一步坐在她的小腹之上,限制着她的行动。
  而孝慈亦在这时协助着我的行动,只见她毫不怜悯地一手扯着宝仪的秀髮,剧痛立即令宝仪放弃了多余的行动,只紧合着小嘴抵抗着我的入侵。不过你听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吗?孝慈已马上以其纤纤玉指捏着宝仪小巧的鼻子,令宝仪在一阵呼吸困难下放弃了最后的顽抗。去除阻碍的龟头终于狠狠地刺入宝仪的小嘴之内,强姦着宝仪的口腔,令少女身上的三个洞穴在同一日间全遭受到陌生男人的入侵。
  不过我当然不会就此满足,要我花如此多的功夫,就让你试试深喉的滋味。我狠狠地捏着宝仪的乳头,阴茎已毫不留情地直插入宝仪的喉咙,宝仪只觉一阵大力涌来,就惊觉到男人的龟头正狠狠地顶在自己的喉咙深处,宝仪想去呕吐、想去呼叫,但是深入喉间的阴茎令她的一切行动全变得白费气力,只能以流泪去发洩自己的悲伤。
  终于,一阵腥臭混浊的液体由男人的龟头狂射而出,沿着自己的食道直入胃部,令宝仪涌起了一阵反胃的感觉,同时亦明白到男人已在自己的嘴内洩精,而且更是以最恶毒的方法,以龟头硬挤着自己的食道口,强迫自己吞下他所射出的每一滴精液。迷糊中宝仪隐约感到男人缓缓抽出顶在喉间的阴茎,不过几乎被男人干死的宝仪已再不能维持着意识,终于在男人的连番奸弄下昏睡过去。
  英皇酒店的最高层,我上一次姦淫着容祖儿的老地方,我正再一次欣赏着姦淫宝仪时的录影带,这已是两天前的事情了,不过现在回看着仍津津有味。灰狼已将拷贝好的一份邮寄给杨受成,本来杨受成对我玩残了她的爱将一事也颇有微言,不过在一看到如此精彩的强暴画面后已烟消云散,爽快地安排我回来酒店领取报酬,并笑着说希望还有合作的机会。
  我舒适地躺在床上,现在就只等何嘉莉的到来,与及三日后与张佳佳的连场激战,想着想着,我的神兵已不禁充血傲立起来。不过我的手电却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而且是只有师父与灰狼才会用的紧急通讯号码。
  「少主,事情有些不对路。」电话传来了灰狼焦急的声音︰「我的眼线布告说发现何嘉莉出现在机场,并準备乘坐往台湾的飞机,出席那边的活动。而更坏的消息是,杨受成的大屋那边好像有警方的人出入,而且我好像认得是程嘉惠的手下,我看少主你还是立即离开。」
  妈的!杨受成那畜生竟过桥抽板,还将我出卖结程嘉惠!不过现在已不是生气的时候了,我马上收拾东西,随即已朝房门的隙缝向外偷看。如何冷静的我也不禁倒抽一口凉气,一整队飞虎队原来早已在门外準备妥当,只欠程嘉惠的一声令下,就要杀入来将我生擒活捉。我只好轻轻将手榴弹绑在门边,希望藉着警员冲入来时引发爆炸,然后学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的主角般乘乱逃去。不过我已马上记起那个主角最后好像是难逃一死。
  难道我的奸魔传说竟要在这里终结?!也不知是我的心胆已寒,总觉得室内的冷气令我毛骨耸然。慢着!冷气,我终于找到自己的一线生机。